<small id="3fgjb"><delect id="3fgjb"></delect></small>

        1. 文登之窗首頁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
          文登之窗
          了解文登 | 資訊中心 | 供求信息 | 勞務人才 | 婚慶征婚 | 文登房產 | 家居裝飾 | 法律咨詢 | 為你健康 文登團
          生活購物 | 文登攝影 | 文登書畫 | 文登文學 | 文登人物 | 文登收藏 | 文登社區 | 文登汽車 | 文登美食
          新人新秀 首頁 >> 新人新秀
          呂院華在文登區“5.12”國際護士節表彰大會上的發言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大家好!我是區人民醫院的呂院華,一個很普通的醫生。感謝大家的關心與支持,我才能平安的站在這里,分享自己的抗疫故事。在這里,我想給大家鞠個躬,真誠的說一聲,謝謝你們!

                 2020年初,武漢新冠疫情爆發,呼吸科戰斗在了第一線。我交了請戰書,態度鮮明的表示,堅決服從命令,哪里需要哪里去!2月9號凌晨,俺主任打電話說,得派大夫去武漢,你是不報名,給你十分鐘時間考慮,我說,主任不用考慮,我去!再次向院領導請戰,堅決要求沖到最前線。10點,正在上班的我接到醫院的通知,去武漢,馬上出發!區里,局里,院里的領導就是在這里給我們壯行,千萬萬語就是一句話,保護好自己,一定要平安回來!

            有人問我:“老呂,你害怕嗎?”怎么不怕。出發當天,十幾分鐘收拾行李的時間,我特意找出保險合同看了看,100萬的意外險,就是真的回不來,爹媽養老的錢,也足夠了。去濟南的高鐵上,偷著在手機里給家人留了遺言。本來是想瞞著爹媽的,可第二天他們就知道了,在家里哭,誰也勸不住。我爹膽子挺小的,后來還是他先穩住了,勸我媽,說:“咱不哭,你培養了一個上前線的英雄閨女,給咱老呂家增了光,咱當爹媽的可不能拖后腿!”

            我們山東省第八批援鄂醫療隊是唯一一支整建制的隊伍,人數最多,303人,來自16個地市、150家醫院,省立三院呂涌濤院長帶隊。飛機降落武漢,廣播提示:“請大家注意,你們已經正式進入疫區,請拿出你們的口罩、帽子、鞋套,做好防護。愿你們平安!”心中的豪情一下子被沖淡了,瞬時感覺周圍全是病毒,哪里也不安全了,明知道周圍有敵人,卻不知道敵人藏在哪,什么時候會發動攻擊,只能提高警惕,讓自己的身體進入一級戰備狀態。在機場待命3個小時,才知道,我們這一批要去的是漢陽方艙。

            開始幾天,特別累。各方面物資都缺,我的房間沒有窗,見不到太陽,一絲光都沒有。2月初的武漢,其實還是挺冷的,而且是那種鉆著骨頭縫的濕冷。方艙和我們的直線距離也就幾百米,不讓開空調,洗的衣服要用吹風機一點一點吹干。駐地的消毒物資極度短缺,我們來的時候都只帶了一些隨身衣物、防護服、口罩等,來了以后發現連84消毒液、酒精都沒有。大家都很焦慮,就好像上了戰場,敵人就在眼前,一摟扳機,才發現槍里沒有子彈。有幾個隊員帶了幾瓶84片,交到隊里統一分配,除了保證駐地使用,一人只能分幾片先用著。沒有噴壺,我們就用礦泉水瓶子。沒有酒精,沒有手消,明知道84不能接觸皮膚、黏膜,也得用。家里知道了我們的情況,幾經輾轉,聯系到了當地一名志愿者,給我們駐地送來了300L醫用酒精。拿到酒精時,大家高興得要命。我們隊長說:“終于能夠體會到父母常念叨的,三年自然災害時,缺吃少穿,有人送來一碗肉餃子、一件棉大衣的那種心情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們是9號深夜到達賓館的,10號凌晨3.4點才安頓下來,10號上午就接到指令,當天就要收治病人!而我們只有40個人以前接觸過防護服,大多數人都沒什么經驗。我們隊長說:“我把他們帶來了,得對我的隊員負責,給我一天時間,我要先培訓。”隊里下了嚴令,每個人必須熟練掌握規范穿脫防護服,考試合格才能進艙。動員會上,隊長說:“好好防護,我帶你們回去;防護不好,可能就得‘捧著回去’。”誰也不希望被捧著回去啊,只能玩命地背,玩命的練。前幾批進艙的,需要在考試合格的隊員中挑選,我是第六批入艙,上了“入艙積極分子英雄榜”。

            2月11日上午,我們提前去方艙熟悉內部環境和工作流程。那時,艙內設施正在緊張施工中,沒有消毒隔離通道,各種物資正在緊急調配中,我們都在想,這樣的情況怎么能接收病人呢?那可是感染性疾病,一不留神就要被感染的......可現場就是那樣。即使如此,沒有人退縮,沒有人抱怨,大家都在想辦法。這是一場驚心動魄的遭遇戰,戰斗的號角已經吹響,沒有選擇,只能勇敢地沖上去。

            11日下午4點,離我們入住酒店不到30個小時,隊長帶的第一組隊員正式接管漢陽國博方艙,開始收治病人。大家可能聽說過,方艙只收輕癥患者,可這時候接到的命令卻是,全部放開,不管輕重,先收進來,做到應收盡收。那時候,武漢正是救治高峰,當地醫院超負荷運轉,社區焦頭爛額,一聽開艙,一股腦兒的都送來了,三個班,我們就收了400多個病號,幾乎收滿了,那時的情景真是太嚇人了。這個病大家可能也從媒體上看到過,病情變化可能很快,上午人還好好的,下午可能就不在了。重癥患者收進來了,病情觀察就必須跟上去,我們的工作量大大增加。“病人零死亡,隊員零感染”,這是一個死命令。當時防護物資還沒有到位,隊長把他帶的防護服都拿了出來,同時通知駐地,馬上成立我們自己的物資庫,號召大家把帶的防護服、口罩等都捐出來,統一調配。因為收治了重癥患者,又緊急成立了重癥救治組,連夜進行插管、呼吸機使用的培訓。

            12號晚上10點,我們組終于要上戰場了。雖然經過了無數次的學習培訓,無數次模擬演練,可到了這個時候,大家還是很緊張。我再次檢查了進艙物品,穿上了尿不濕,貼上了暖寶寶,猶豫了一下,又把暖寶寶揭了下來,換上了一套薄內衣,我想,寒冷,會讓我更好的工作,事實證明,我的選擇是對的。8點鐘就集合完畢,坐班車去方艙。路上空無一人,短短10分鐘的道,走出了一個世紀的感覺。到了艙內,穿好防護服,互相查漏補缺,寫好名字,列隊進艙,傳說中的生命之艙便真實地展現在面前。昨天還亂糟糟的大通間,這時亮的像白天,一個個單元格,一排排雙層床,上層放東西,下層睡人。政府統一配備了嶄新的被褥、床單、枕頭、暖手寶、熱水壺、拖鞋、眼罩,每個房間門口都有微波爐、礦泉水,還有一個很大的圖書角。

            當了20年的醫生,我從未見過如此多的患者聚集在一起,他們用無助、渴望、又小心翼翼的眼神看著你,你往前走一步,他往后退一步,說“別太近了,我們的病傳染”,聽著心里真難受。這一切又不是他們的錯,他們也不愿意生病啊!

            交班后,我們便開始一個個地看病號,每個大夫分管120名患者。穿著三層防護服,戴著三層手套、雙層口罩,還有眼鏡、護目鏡,一切都不方便,走路轉頭都要慢慢的。甚至連說話、傾聽這么簡單的事,都變得很困難。查房時,很多人都說“謝謝,謝謝你們支援武漢”。這是有生以來我聽到的最多的“謝謝”。但是我知道,“謝謝”的背后,有恐懼。我們穿成這樣,全副武裝的,雖然保護了自己,也帶給他們很大的心理壓力。有一句形容醫患關系的話,叫“有時去治愈,常常去幫助,總是去安慰”,這句話在方艙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體現。我們要不停地和患者溝通,他們的問題其實都差不多,可幾乎每個人都要問,而且是問好多次,問不同的大夫,期望從你的嘴里得到肯定的答案。我們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,給他們多一些鼓勵和安慰,讓他們更有信心戰勝疾病。這個時候我才知道,相當一部分人都是家庭聚集性發病,我更感受到隔離的重要性和建方艙決策的偉大。

            大家看我們穿防護服可能覺得很萌,其實體驗非常糟糕。防護服透氣性不好,排汗功能很差,特別是那種黃色的工業防護服,穿上就好像套在塑料袋里一樣悶。不長時間,衣服就濕透了,護目鏡也花了,看人得從水汽中找一塊清晰的角度。缺氧引起的頭疼,仿佛要炸開來。胸悶,喘不上氣,只能拼命呼吸。有一個戰友穿的多,出現了中暑癥狀,不停地干嘔,我們勸他先出去吧,他說:“不行啊,我撤了,你們更辛苦。我想想辦法。”他默默地去通風口吹吹冷風,回來繼續干。一次、兩次、三次,還是難受。他又去抱冰冷的柱子,終于好一些了。最后,他趴到了地上,說:“這個辦法好啊,降溫快,怎么沒早想到。”

            防護物資極其短缺,我們都希望盡可能地堅持。多少次,我想停下來歇歇,可看到病人那渴望的眼神,我對自己說:“呂院華,再堅持一會兒,在這里,你,就是病人的主心骨,你要挺住!”值得驕傲的是,我們都挺過來了。8個小時,我們沒有撤離,熬過了那段心理與生理的極限。脫掉最后一件防護服,那個戰友吐了,他說:“吐出來真舒服這樣啊!”我也累的站不住,找了個凳子坐下,很長時間才緩過勁兒來。健康地活著、愉快地呼吸,真是太幸福了!

            回到賓館,經過了1個小時繁瑣的駐地消毒,洗澡,8點了我才喝了一杯水。這個時候,我已經16個小時不吃不喝不尿了,缺水,已經讓我沒有尿了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入艙后,發現比起服藥治療,艙內患者更需要心理疏導,我們立即成立了心理咨詢小組,建立“漢陽方艙家人群”。第二次入艙,防護服上貼了二維碼,病號第一次見到行走的二維碼,很好奇,掃碼入群,一個班,差不多有200名患者入群。群里每天至少有3名隊友24小時在線,最初只是想解答患者的心理問題,后來發現,很多因為穿著防護服而力不從心的工作,都可以在艙外線上完成。我也得到了患者的認可,有20多名患者主動加了我的個人微信。休息時間,我的相當一部分精力都是在微信上,和他們一對一地溝通交流。我沒有系統學過心理學,也沒有強大的理論,只是用心、用時間、用樸實的語言去理解他們、陪伴他們。后來,央視報道了我們首創的二維碼工作模式,我們隊長在國際交流會上也向國外的專家進行了推薦,得到了大家的認可,讓更多的患者得到了更好的幫助。

            慢慢地,各種物資逐步充裕,消毒液可以盡情用了,駐地消毒間也配備上了紫外線燈,下班消殺不用噴那么多84了。有電暖器取暖、烤衣服,有水果吃了,我們醫院和兄弟醫院也寄來了中藥、艾灸盒、零食、口罩、保健品等,日子好過多了。

            援鄂38天,有太多的故事,太多的感動,我們是一家人,是經歷過生死的戰友。

            有一個小閨女,名叫雯雯,一家四口都感染了,分別在不同的醫院治療。我不敢想象,獨自在我們方艙,9歲的雯雯,從來不哭,小大人,她小小的身體里承受了多少不該是這個年齡承受的東西。我們都心疼她,有空就去陪她。我們要告訴她,她不是一個人在戰斗,她身后有無數人在關心她、支持她。出院當天,我們去送她,看著她上了車,就要關上車門,孩子哭了,流著淚說了一句:“我替武漢謝謝你們!”哽咽的童聲一下子擊中了內心最柔軟的地方,很多人都哭了。我也蹲在地上,哭得像個孩子。來武漢這么多天的艱難、勞累、種種的不容易,一下子得到了宣泄。

            2月21號,我們艙第一批52名患者痊愈出院。作為志愿者,我當天在隔離間負責幫下班的戰友脫防護服,給他們消毒。那是我第一次戴那種防護最好的綠色的n95口罩,對他的防護性能嚴重估計不足。剛接了班,84熏的,口罩捂的,我的嗓子就開始發干,咳嗽,鼻涕堵在鼻道內,喘不上氣來,我當時想,糟了,這一身防護服好幾百塊錢,物資這么緊張,我要是半道出去了,真是沒法交待,我的隊友一個人也干不過來啊!我定定神兒,仔細想了一下防護手冊,把外層的外科口罩摘下來,在通風口吹吹冷風,慢慢適應了,開始干活。這個活太繁瑣了,一點也不能閑著,平常我們脫防護服都盡量少說話,減少消毒液的刺激,減少感染幾率,可這6個小時我們的崗位在這里,就得不停的說,拖地,把脫下來的防護服打包。干到最后,我真的干不動了,鼻子壓得生疼,耳朵都沒有感覺了,心臟怦怦地跳,口干得要命,渾身沒勁兒,去通風口呼吸的次數明顯多了。我真想把防護服脫掉,把口罩摘掉,痛痛快快地喘口氣,哪怕是感染了我也認了。那種用盡一切力量去拼命呼吸的感覺,到現在想起來,還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    在武漢的這些天,也想家,想家里的飯,想爬山,去薅野菜,想那種平平常常的日子。多虧有我們臨時黨支部,對每位隊員就像對家人一樣關心,我們自己沒想到的,他們都想到了。那些天,饅頭,大蔥都是奢侈品,山東支援的10萬個饅頭,分了2000個給我們隊,饅頭不大,我領了4個,那個好吃的勁,一頓就吃光了,后來聽說,不夠分的,黨支部班子成員很多人沒撈著吃。捐贈的一批速凍餃子,第一次吃時,后勤組一鍋一鍋煮了很長時間,一人只分了四五個,剩下的都凍了起來,留給夜班的隊友。第一次夜班洗完澡,聽見敲門,我還信思,這么晚了,誰敲門?打開門看到隊長捧著一碗熱餃子,身后是支部領導推著賓館的那個大鍋,現煮的。我的眼淚刷的一下就流出來了。我們隊長都57歲了,和我們一樣進倉上班,這都半夜了,還一個屋不拉的給我們送餃子,這口熱餃子讓十幾個小時水米未進的我感受到了關愛、重視,我都覺得能在這個隊,這是太幸運,太驕傲了!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 我們在前方戰斗,身邊許許多多的普通人也在為抗疫做著力所能及的事。賓館旁邊有一家拉面館,老板和我們后勤保障的一個戰友是老鄉,聽說我們山東醫療隊天天吃盒飯,說想提供一頓拉面,換換口味。其實,吃盒飯,我們并沒有怨言。來這里就準備好了要吃苦,能有地方睡、有熱飯吃已經很好了,但這么多年衣食無憂的,現在頓頓吃同樣口味的大機器做出來的盒飯,一個多月,確實有點夠思意思。面館小,人手不夠,我報名去幫忙,也因此近距離感受到了一個老黨員的樸素情懷。我們領隊說:“意思到了就行了哈,每份半碗,解解饞。”老板死活不干,他說:“你們那么累,我也幫不上別的忙,就煮個面。我是共產黨員,話都說出去啦,還能打自己的臉么。”老板現場拉面,開始行云流水,后來越來越慢,停下來歇歇,當最后一盒面出來后,老板直接癱在了椅子上。一中午300多盒啊!我夾牛肉胳膊都酸了。捧著熱騰騰的拉面,看著老板累成那樣,有的隊員當場就哭了。這位老板就是一名很平凡普通的共產黨員,在國家有難、人民有難的時候,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一名黨員的誓言。

            在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,習近平總書記親臨武漢考察調研疫情防控工作,發出了決戰、總攻的動員令。經過一個月的奮力拼搏,3月8日我們正式休艙,共計收治患者599人,治愈308人,實現了艙內患者“零死亡”、醫療隊隊員“零感染”的既定目標,圓滿完成了上級交給我們的任務。

            從2月9日出發,3月17日離開武漢,在齊河隔離休整14天,4月1日回到威海,回到文登,我們一直被感動著。我吃了從來沒吃過的苦,也享受到了從來沒享受過的待遇,專機、專車、警車開道、過水門,武漢人民夾道歡送、家鄉人民列隊歡迎……要感謝的太多太多,我們的各級組織,我的父老鄉親,我的戰友。今天,給我了這個綬帶戴著,上面寫著,援鄂英雄,我就想,什么是英雄?其實,我認為,英雄是在座的每一個人,是疫情期間,在各個戰線堅守崗位,努力工作的你們!抗疫的路上,我們共擔風雨!

            一場疫情,讓我們有了太多的感悟,讓我們感受到了國家的凝聚力,感受到了我們醫務工作者的擔當!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,我們的黨和國家說到了,也做到了!我驕傲我生在華夏,我驕傲我是一名衛生健康人!

            最后祝護士姐妹們節日快樂,你們辛苦了!祝大家身體健康,萬事如意!謝謝大家!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友情鏈接 - 招聘信息 - 版權聲明
          copyright© 2011 文登之窗 all rights reserved 增值電信業務許可編號魯B2-20100020號
           電話:0631-8985020  魯icp備09074927號
          国产福利在 线观看视频